Make something difference ——林岛会议整理

选拔与预备:

林岛 (Lindau) 是位于德瑞奥三国交界博登湖上的一个小岛,每年都会有数十位历年诺贝尔奖得主聚集于此,与通过层层选拔而来的众多青年科学家们分享人生经验。这个项目始自于1951年。当时二战结束不久,欧洲百废待兴,林岛上两位外科医生向居住在博登湖 Mainau 岛上的 Wisborg 伯爵 Lennart Bernadotte 提议,邀请历年诺贝尔奖得主来林岛聚会,以复兴德国的科学事业。Lennart 身为当时瑞典国王古斯塔夫六世的侄子,干这事虽然算不上轻而易举,但也不会犯难。自那时起,他们家就一直主持着这个项目,如今是由他的继承人、女儿 Bettina Bernadotte 张罗。千万不要把 Lennart 和上一任 Wisborg 伯爵、他的堂叔、二战时从集中营拯救了数万名囚徒的著名外交官 Folke Bernadotte 搞混。值得一提的是,Lennart的五世祖 Jean-Baptiste Jules 最早还只是法国的一名元帅,当拿破仑在欧陆叱咤风云之时,瑞典觉得有必要做一些外交上的操作,其国王便将 Jean-Baptiste Jules 收为养子,血脉延续至今,甚至一度当过瑞典和挪威两国的共主。

继续阅读

建国以来马克思主义思想在物理学研究中的误用

本文为政治课“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的课程论文。作为一篇两周内赶工出来的作业,读者应有如下思想准备

  • 本文不代表本人观点
  • 本文的材料和观点可能具有极强的偏向性
  • 本文的逻辑顺序不够清晰
  • 限于字数要求,本文展现的内容并不完善

继续阅读

[转载]层子模型前后 ———关于声称以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物理学研究的一个案例分析

看到一篇感觉挺不错的的文章便转了过来。一是对这段历史了解更多一点,二来文章中提的几个观点用来反民科之类的挺不错的

“物理学家当然也怀着某种工作哲学(working philosophy)。……不过这也是从科学研究的经验学来的, 而很少来自哲学家的教导。”

“我们不需要哲学家指令如何将哲学论证用于科学史或者科学研究本身, 就像我们不再由科学家自己去确定科学发现如何运用在技术或者医学上那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