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可讨论的时间暂停模型

时间暂停是各类文学作品和动漫作品中的常见能力 ,由于其很明显地严重违背了现有的物理规律,甚至存在内在的逻辑矛盾,从而各个作品中基于其都会构造各具特色的设定[1]。 LePtC  的 时间暂停表的正确用法 这篇文章中对于常见设定中的一些矛盾进行了简单的分析。而本文试图在保留现有的部分物理框架的前提下,提出一个可供讨论的时间暂停模型,对时间暂停的物理进行研究,并作一些初步的分析。

本文假定读者起码具有理论力学的相关知识。

继续阅读

建国以来马克思主义思想在物理学研究中的误用

本文为政治课“马克思主义与当代”的课程论文。作为一篇两周内赶工出来的作业,读者应有如下思想准备

  • 本文不代表本人观点
  • 本文的材料和观点可能具有极强的偏向性
  • 本文的逻辑顺序不够清晰
  • 限于字数要求,本文展现的内容并不完善

继续阅读

世界是连续的,测量结果是离散的

本文来源于我在知乎上的回答这个世界到底是离散的还是连续的?

原答案试图面向的读者是掌握了高中物理以及对量子物理有常见的科普书级别的理解,目的是为了澄清科普书中那些表述的不清晰的概念。这篇博客对原答案有所改动。

第1,2节从量子力学的基本假设出发说明标题的含义,后面举例来说明这些假设的意义。

继续阅读

石头砸出个水花

本文源于我在知乎上的回答《抽水马桶大便时屁股被溅到水,这时候是抬高屁股溅的水会少点,还是压低屁股溅的水少点?

Introduction

关于一坨东西掉到一坨东西上面,从来就是到处找课题骗经费的研究者们感兴趣的对象。从1908年的第一篇综述性文献[1]开始系统讨论水滴砸在池子里或者地板上所激起的水花,到高速摄像和数值计算成熟的今天宣称对这个问题的近乎完美的解决[2];亦或是转移视线,开始考虑被水滴的那块石头的感受(水滴石穿)[3];当然也有让一坨固体掉进水里的,这就和实际问题靠的比较近了,比如说跳水压水花[4];或者是在那啥时压水花,这个问题由于过于贴近生活,甚至引起了民间热心人士的不靠谱研究[5];更有开脑洞者,研究起一个石头砸到沙子里面的事儿来[13]。本文尝试向大家介绍一下关于一个固体球落入水中的正经研究。

继续阅读

[转载]More is different -Anderson

评论

这次的暑期学校上,起码有三位老师向我们介绍了这篇文章——More is different。这篇文章算是在致力于论证物理科学的层次结构上的一篇重要文章:应用基本层次里的东西,不能够直接去解释比其层次更高的东西里面的物理。亦即不论是哪个层次的物理都没有先天的优劣之分。据称这篇文章对凝聚态物理方面起到了极大解放思想的作用

叶沿林老师给我们举的例子是:夸克的强相互作用(QCD)——核力(强作用的剩余作用)——核与电子间的电磁作用——原子之间的共价键、离子键、氢键:

强相互作用在理论上已经描述的很不错,但三个夸克一屏蔽,谁也不知道剩下那点强作用作用在核子之间是怎么回事,核力还是得靠实验数据去测。电磁作用是非常清楚的一个东西,但是内部一屏蔽,作用到原子之外,还是拿化学键去描述比较妥当。就算是所谓的量子化学家,也不过是根据原来键的概念猜一些波函数用变分去解分子的不同能级。作用力的屏蔽效应,造就了各个层级结构。

除此之外,类似准粒子和统计性质的概念,也能算层级结构出现的原因(或现象?)

Anderson的这篇文章强调的是高层级的系统出现了更多的对称性破缺和有序性。

继续阅读

自由刚体绕不同惯量主轴转动稳定性的一个简单解释

问题介绍:

自由刚体的定点转动中有一个比较有名的现象:网球拍效应(Tennis Racket Theorem),又称Dzhanibekov效应。指的是绕转动惯量居中的惯量主轴转动的自由刚体,会发生转动轴翻转的情况,如下:

这种翻转看起来十分反常理:转着转着为什么会翻?还翻得这么快?

下面这个视频演示了绕不同的主轴转动的稳定性的区别:

可以看出绕转动惯量较小的轴和转动惯量较大的轴转动时转动都是稳定的。

学过理论力学的应该都很清楚,如果在刚体坐标架下的角动量空间中看,考查等角动量球和等动能椭球的交线在不同动能大小下的拓扑性质,很容易得到绕不同轴转动时稳定性情况。

但是,这是做了两次变换后才得到的图像,直观却不直接。有没有什么直接从质点力学的角度看的办法吗?

继续阅读

[转载]层子模型前后 ———关于声称以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物理学研究的一个案例分析

看到一篇感觉挺不错的的文章便转了过来。一是对这段历史了解更多一点,二来文章中提的几个观点用来反民科之类的挺不错的

“物理学家当然也怀着某种工作哲学(working philosophy)。……不过这也是从科学研究的经验学来的, 而很少来自哲学家的教导。”

“我们不需要哲学家指令如何将哲学论证用于科学史或者科学研究本身, 就像我们不再由科学家自己去确定科学发现如何运用在技术或者医学上那样。”

继续阅读